欢迎光临德晋集团_德晋贵宾厅
电话:0371-99123124
行业动态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德晋集团汉中一段爱心捐助的沉重回忆

发表日期:2018-12-18 15:57

  自2008年5月后,因地震持续、加上后来的国际金融危机,我关停了在汉中原已开设的11家分公司;许多人与事,都逐步远去;只有一件事,印在心中,久久不能释怀;这,就是关于对洋县姑娘常皎馨的爱心捐助,一段伤

  自2008年5月后,因地震持续、加上后来的国际金融危机,我关停了在汉中原已开设的11家分公司;许多人与事,都逐步远去;只有一件事,印在心中,久久不能释怀;这,就是关于对洋县姑娘常皎馨的爱心捐助,一段伤痕累累的爱心捐助。

  2006年12月29日,大学毕业不久的常皎馨突发病毒性脑膜脑炎,在西安3家医院10多天治疗中,花去了14000多元,若继续治疗尚需数万元。常皎馨因父亲胃癌去世而债台高筑,为此,母亲无奈地选择放弃对女儿的治疗,雇车将女儿带回洋县农村老家等待死神降临。

  常皎馨的男朋友小胡,到网上发贴(不知为何却以常皎馨的哥的口刎)表达渴望援助的心情;

  发的一篇帖子《姑娘生命即将凋谢!!汉中老乡请关注一下,救救这个不幸的家庭》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于是,我们派员去医院看望了常皎馨,并且实地走访了该家庭。

  小常的主治医生高医生说到:小常在西安已经接受了治疗,后来由于经济上的原因家人将其接回了家中,但是小常的街坊邻居们不忍心看着一个处在花季年龄的少女就这样离开,所以自发的凑了几千元钱劝小常的母亲将小常送到了汉中中心医院.在中心医院,小常接受一个系统的治疗已经14天了,而现在对小常所进行的抗病毒治疗的疗程一般为14到24天。仅这一阶段的费用就需要2-3万块钱,这并不包括中间的住院和药物的费用。

  对于小常的病的治愈情况,高医生是这样说的:这样的病,在我们医学上有一个术语叫临床治愈,就是我们仅能保证病人恢复到可以生活自理的地步,不能保证她恢复到没有生病以前的情况。并且就算达到了临床上的治愈,在出院后,小常依然要长期的服用药物。这些药物的费用,对于一个已经贫困到极点的家庭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关于后期的医药费的问题,高医生说,据医院保守的估计,将小常治愈到临床治愈的状态下,至少需要2到3万元.这只是一个治疗的费用,并不包括住院费和医药费.

  小常的妈妈告诉我们员工,截止到目前,小常的治疗费用已经用去了将近5万元(包括在西安的医院的费用),而这5万元中的大部分都是借来的,现在他们家已经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来;

  出了医院,我们的员工直接驱车赶往常皎馨的家。走进村子,我们可以看出该村的贫穷

  治金玲的家就在一条小巷子的后面,邻居带着我们找到了她的家,向在家的治金玲82岁的公公说明了来意,老人家不禁老泪纵横。不一会,治金玲的家就挤满了邻居,在谈到治金玲女儿病情的时候,邻居们也都抹起了眼泪。

  接下来,我们员工与常牟村的村长及常牟村四组的队长进行商谈过后,决定先在村里进行一次现场的募捐的活动,让大家对这个贫困的家庭伸出援助之手。这个决定得到了在场村民的一致认同。

  从常牟村村委了解到:治金玲的丈夫三年前因胃癌去世,当年女儿考上陕西广播大学,儿子今年也考上了河南平原大学,沉重的负担长期以来一直压迫着这个破碎而自强不息的家庭,一切开支全靠治金玲一个人耕种微薄的田地来维持,家庭生活极度困难。女儿生病以后,因为无钱医治返回家中。村邻看到这一情况都不忍心这一家就这个散了,凑了几千元劝说治金玲继续治疗。

  但是因为常牟村属于贫困村。村民多以种地,卖粮为主要收入来源,村集体年纯收入仅2000多年,村委想尽了办法所筹到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所以,尽管村民及村委十分的同情治金玲的遭遇,但是也是无能为力。村上以村委的名义向磨子桥镇人民政府和洋县民政局提交了请求给予治金玲一家援助的报告,希望能得到政府部门的同情;

  随后我们员工来到了常牟村的村小学,我们将募捐活动的现场选在了这里,村民们忙着糊募捐箱,写横幅,只用了一会时间就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做完。学校的老师们听说了有这样的活动,也都参加了进来。募捐正式开始前,常牟村的支书做了动员。

  募捐正式开始,村民们手里拿着那张充满着希望的钞票都排起了队,等着将手中的希望投进那个神圣的募捐箱。

  鉴于当时在外汉中网友对常皎馨的病情及生活背景并不了解,捐助并不踊跃,因此,我具体经办人自行决定在常皎馨所在村进行一次募捐,以便在互联网上鼓动更多爱心网友对其捐助。考虑到常皎馨所在村条件相当贫苦,大多数村民经济条件不好,且前期已对常皎馨进行实际捐助,因此,经与村委负责人商议;本次募捐只为在互联网上宣传之用,相关费用在募捐完之后,按照实际情况,愿意取回的予以取回(本次募捐的所有费用,已由募捐者全部当场取回)

  关于常皎馨在互联网上的照片(除最先A先生发的两张外)全部由我公司四次派人实地拍摄,包括:(1.)常皎馨洋县老家的照片;(2).常皎馨的医院欠费单据,病历以及医院内外场景,护士护理现场照片;(3).海星广场为常皎馨募捐现场场景照片。另为使更多网友关注,我公司设专贴在深圳奥一论坛(深圳热线)、百度汉中贴吧等论坛发贴报道,并通过QQ动员汉中网民参与捐助;

  对于这个不幸家庭的遭遇,我们表示出深切的同情,同时特派出人员到医院进行慰问,同时也在积极的筹划为该家庭组织一次大型的现场募捐活动。

  一切美好的愿望与善良的行动,在有条不紊得进行。 为对常皎馨进行持续有效的帮扶,我们先后四次派人到常皎馨老家拍摄采集个人资料、家庭生活场景、走访邻居、村委并多次到医院;为发起并呼吁社会各界对常皎馨的病情予以关注,我决定联合汉中其他商家进行此次募捐活动。本次募捐活动于2007年1月28日在汉中汉台区海星超市广场举行。先后有以下单位参与:海星广场提供义演场地,我们实际支付场地使用费200元;汉中数码时代广场制作宣传背景、宣传小旗、爱心贴、募捐箱,由我们支付成本价500元;汉中第二中学学生友情义演,由我们支付演出服装费200元;复印1000张爱心倡议书150元。上述费用合计1050元,全部由我们予以支付。在对常皎馨的所有网上宣传及募捐活动中,我们未进行任何商业宣传,也未谋取任何商业利益(热心网友可查看网上发贴) 我们为宣传募捐活动实际支出1500元(不含人工); 2007年1月28日对常皎馨的募捐义演,全程由常皎馨的母亲治金玲当场清点并验收(治金玲本人全程在场;)

  常皎馨的募捐义演在28号举行,原本以为善心的帮助,会给这个不幸的姑娘和她的家庭带来一点帮助。只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事:事情却招致一片骂名。有人说,公司是在沽名钓誉,有人说公司是在诈骗,事情发展到最后,尽然有人冒用公司名义攻击媒体,挑起公司和公众媒体之间的矛盾。更让人可笑的事:作为一个X级媒体,竟然在没有调查就直接把公司作为声讨对象?这两天一直在迷糊:个人不明白也就算了,作为一个公众媒体,难道是那么的盲目和草率??

  刚结束,立刻有人质疑公司的行为,我们不怕质疑,相反,我们希望有人来监督。可是,事情很快变味了。从简单的这个事件本身转移到对公司的看法,一帮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的人挑起公司和电视媒体的事端。而更可笑,就这很明白的事实,这些媒体竟然相信。

  事情发生后,我们在第一时间在百度汉中贴吧对此事做了说明,并发表了相关声明,却数次被莫名其妙的删除。从开始对募捐事件本身的质疑,到现在直接对公司的攻击,已经为公司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

  我们发起了一场浩大的爱心援助,动用了不少员工人力,也投入了不少物力.然后,一场扑面而来的攻击,如暴风雪般袭来;

  搞不懂,那帮整天把“爱心”挂在嘴上,却出口伤人的家伙是是如何想的。而现在,而一些可笑的媒体竟然发表联合声明讨伐我们,却没有想到在背后是什么黑手在挑拨离间,可笑之极。

  事件也似乎让我们认识到了更多的社会阴暗,作为一个个人,作为一个机构,甚至作为一个媒体,在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后就直接下结论。是不是有点可笑

  XX电视台那个大名鼎鼎的记者,看到风雨欲来,在晚上11点,打来了长途电线分钟。。。。。【录音已存】

  常皎馨,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孩,在我们的响应与号召及身体力行援助下,脱离了生命危险,并病愈出院。 生命又开始了新的一页

  去年,在离开汉中前,我趋车到了洋县,在哪个偏僻的村子里,我第一次见到常皎馨。看到她刚病愈,精神尚好。她母亲连忙去煮鸡蛋甜酒,看到我手中的鸡蛋甜酒,所有的不快与受伤,一时,不知如何说、怎么说。

  十几年前,我的亲二姐,因病加上家穷,病死了。。。。当时,在网上看到小常的孤苦无助,我就想到二姐的病中愁容。于是,我义不容辞地挺身而出。。。。。。。。。。。

  后来,我还见到那个被开除的原主持人,在汉中老树咖啡。。。。朋友叫他来的,他座了会就走了。。。老实说,他的文采还不错,主持的节目也有层次,只是在这件事上,走的太远了

  后来,我还见到那个记者,还一起在红叶酒店用餐;他当过兵,在西北那个边远的荒凉之地,熬到转业,也很不容易;差点因这事,丢了饭碗,我也有所不忍。

  这个贴,到此也接近尾声了。为还原真实,贴里穿插了各类当事人当时的原贴,从不同角度的

  2011年九月,网上又联系上了常姣馨的男友小胡,他说下月,她就要结婚了,也一再邀请我出席婚礼;上月,在汉中给送捐款回来的那天,我见到小常,一行有安灵、县医院的李红,一晃近5年没见到她;关于小常,自2007年到今日,5年过去了;那些人与事,已融入灵魂,纠结与再纠结。。。只是当8月再看到小常,看到她们那个风雨飘零的家,重现的生机,看到小常与小胡的风雨同舟,有一种释然,漫上心头。。。。

  话说远了。。。。关于小常,讲述得差不多了;夜已很深,满足一下部分网友的质疑与好奇,略为描述下;

  姓名,就不说了,我所举办的所有活动,都不体现单位与个人,不是高尚,而是不想盛名之累

  年龄,72年,不大也不小了; 职业---公务员--下海---经商---从事多类行业,有赚钱的,有不赚钱的,一句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支持楼主,我突然想起来了一句话:做与不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后者对前者有着批评权。不做,没人说你什么.一但做了,各类仁者智者就开始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写故事了......”

相关新闻

网站运营必须知道的几个要点

网站运营必须知道的几个要点

日期:2018-11-08

德晋集团为什么你做SEO不能赚钱

于以上观点,个人并不认同,SEO,网站运营,网络营销都是可以赚钱的行业,可

日期:2018-11-18

炮弹已上膛:一战时代的国际冲突与军事动员

萨拉热窝的枪声激起了整个世界的炮火,超过30个国家动员了超过6500万士兵,全

日期:2018-12-01

德晋集团华尔道夫要和成都分手?官方回应:恶

网络上我们能追踪到最早的信息来源,是来自某网站的一份入住报告。仅从标题

日期:2018-12-06

企业网站建设要避免的一些坑

企业网站建设要避免的一些坑

日期:2018-11-08

案例展示
解决方案
资讯中心
联系我们
德晋集团
电 话:0371-99123124(工作日9:00~18:00)
24小时咨询:0371-99123124
Q Q:12222
地址:北京市北城区鼓楼路37号科技大厦25楼2502室